《镇江日报》 《镇江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镇江在线 > 文学 > 正文

明清时期太湖流域的渔业生产――以苏州 松江 常州地区为例

在手机上阅读:
镇江在线整理 
镇江在线核心提示:从渔船种类、大型船舶的形制、生产形态,河泊所的设置分布,渔业课税的征缴变化到渔户人口的数量变迁等各个方面进行论述,初步揭示了各个地域渔业生产的 ……

[摘要]本文对明清时期太湖流域渔业生产概况以及苏州松江常州地区的渔业地理分布做了较为细致的阐述。从渔船种类、大型船舶的形制、生产形态,河泊所的设置分布,渔业课税的征缴变化到渔户人口的数量变迁等各个方面进行论述,初步揭示了各个地域渔业生产的发展变迁。[关键词]河泊所;鱼课;渔户;渔业;太湖关于我国历史时期的渔业,以往学者已有涉及,出版有几部渔业通史著作。但就内容比例来看,李士豪、屈若骞先生所著《中国渔业史》[1] 和丛子明、李挺先生主编的《中国渔业史》[2] ,篇幅为近现代者多,论及明清以前历史时期的较少。日本中村治兵卫先生的《中国渔业史研究》[3] 堪称力作,但其论述时期始于唐而终于明。中国台北吴智和先生的《明代渔户与养殖事业》是一资料翔实,论证慎密的长篇论文[4] 。近年来又有海洋渔业经济专题著作面世[5] ,但关注淡水渔业者较少,专门论及某一区域的渔业生产者相对更少。长江中下游地区河湖水域面积广泛,淡水渔业较为兴盛。笔者此前已有几篇文章讨论了明清时期两湖地区、鄱阳湖地区及安庆地区等的渔业状况[6] ,本文拟对明清时期太湖流域苏松常地区渔业的地理分布进行探讨。一 太湖渔业生产概况明清时期太湖流域境内湖泊众多,面积广阔。明"直隶苏州府知府况钟言苏松嘉湖四府之地,其湖有六,曰太湖、傍山、杨城、昆承、沙湖、尚湖,广袤凡三千余里……"[7] 。太湖地区的渔业生产规模颇为可观,渔业经济在区域经济结构中占有较为重要的地位。明人沈周有诗云:"吴江本泽国,渔户小成村。枫叶红秋屋,芦花白夜门。都无三姓住,漫可十家存。熟酒呼儿女,分鱼喧弟昆。不忧风雨横,惟惮水衡烦。鸥趂撑舟尾,蟹行穿屋根。怡然乐生聚,业外复何言。"[8] 诗文描写了太湖边上湖州府吴江县境美丽、恬淡的水乡渔村风光。太湖上有规模大小不等的各类渔船,渔民"大概以船为家,父子相承、妻女同载,衣粗食恶,以水面作生涯,与陆地居民了无争竞"[9] 。滨湖船户"以舟楫为艺,出入江湖动必以舟,故老稚皆善操舟,又能泅水"[10] 。该区域有众多专门从事渔业生产或相关行业的渔民船户人口,如太湖中有余山,一名徐侯山,岛上有"居民二百余家,无田,以舟辑为业,熟行湖湘";有漫山,"在长沙山西北三十里,居民百余家,以造篷为业"[11] 。渔民以船为家,渔船既是他们的生产工具,也是他们的生活工具,四时放棹于五湖风浪、浩渺烟波之中。渔船有各种各样的形制和规模,有诗人多所吟咏的一叶扁舟或瓜皮小艇,也有形制巨大的六桅罛船。有的适宜于风平浪静时寒江垂钓,有的能在风浪大作时牵网作业。有的专放鱼鸭捕捉,有的专用声光诱捕。以下略举罛船、舴艋、哇船等几例说明。罛船为内陆湖泊中形制最大的渔船,又名六桅船。《太湖备考》卷16《杂记》对其形制、制造、作业时间及地点等都有详细记载。其形制不知从何时始,太湖中的罛船形身长八丈四五尺,面梁阔一丈五六尺,落舱深丈许;中间立三幅大桅,一幅高五丈、另二幅高四丈五尺,船头一幅桅,高约三丈,船梢二幅桅,各高二丈许。同上书卷11《集诗二》有《罛船竹枝词》云:"村外村连滩外滩,舟居翻比陆居安。平江渔艇瓜皮小,谁信罛船万斛宽。"如欲制造罛船,必先择定时辰八字以祈吉利平安。太湖地区制造罛船的地点有胥口之下场湾、西山之东村、五龙桥之蠡墅、光福之铜坑四处,编织篛篷、打造颤缆的地点则在冲山。罛船既不能傍岸,也不能入港,篙橹无法撑摇,专门候湖上暴风之时行船。又有《罛船竹枝词》云:"具区万顷汇三州,点点青螺水上浮。到得石尤风四面,罛船打鼓击中流。""当夫白浪涛天、奔涛如驶之时,商民船只不敢行而罛船则乘风牵网纵浪自如;若风恬浪静、行舟利涉,罛船则帖伏不能动"。太湖罛船常在西北水深之处作业,东南水域因水深太浅则不至。其住泊没有一定的处所,风浪止时则下锚于湖中,三幅大桅常竖而不眠。太湖罛船分属于苏州、常州二府各县,清同治年间辖属于苏州府者有四十八只,属常州府者有五十二只。罛船有前、中、后舱,后舱可种菜,前舱则可延师教读;船尾系有三板小船,出入鱼市鬻鱼可乘以往返,与普通渔船迥然相别[12] 。除形制巨大的罛船以外,还有各种各样大小不等、用途各异的渔船。同治《湖州府志》卷33《舆地略·物产下》转引《南浔志》云,有"渔舟曰舴艋,船尾系木,著水能当一人。船任棹不横,俗呼为神仙浆"。同上书转引《双林志》云,"畜鸬鹚以取鱼者曰水鸭船"。水鸭船一般"长一丈四五尺,狭小灵便"[13] 。水鸭船又名哇船,"得鱼后不能吞咽,待其上船以手哇之;但所得之鱼恶臭,鱼味为最下"[14] 。还有利用鱼类的趋光性诱捕的专用船,名跳白船,或称白划船。其法将小船"粉垩其板,月中行湖中以诱鱼"[15] ;或者"照夜火以引鱼自跃"[16] 。除捕鱼船以外,还有捕捉其它水产之专用船,如"捉螺蚬者曰扒螺蛳船"[17] 。一般来说,太湖流域大规模的渔业生产采取集资合股的集体捕捞生产方式。罛船形制已如前述,可知非有雄厚资产的大户渔人不能制办,一般贫穷渔家肯定不敢奢望。有《罛船竹枝词》云,"櫂郎野饭饱青菰,自唱吴歈入太湖。但得罛船为赘婿,千金不羡陆家姑"[18] ;意谓如能入赘于罛船渔家做女婿,也不羡慕有千金赔嫁之陆家女儿;可见太湖罛船渔家大户家底之丰裕。即便如此,罛船在捕鱼作业时仍要联接四船为一带,两船在前牵大绳驱石引导,两船在后面牵网相随[19] 。由此可见,就其生产形态而言,也是采取集体合作捕捞的形式,生产规模十分浩大。本文所指的苏松常地区包括明代的苏州、松江、常州三府地域。清代又将原为苏州府所管辖的太仓州分出,与其属同一级政区,辖有宝山、嘉定、崇明三县。本文的论述框架以明制为准,以下分府论述:二 苏州府明初设有二个河泊所[20] ,分别辖属于长洲县及崇明县。长洲县河泊所在石家汇南,洪武十年(1377)罢革后,移常熟沙头河泊所又置,建于葑门外华家桥西,辖属于本府,仍名沙头河泊所。崇明县河泊所在县东瀛洲巷[21] 。隆庆《长洲县志》卷5载沙头河泊所于嘉靖三十八年(1559)裁革,但万历《大明会典》卷36《渔课》载该二所均于嘉靖四十年裁革。明代苏州府的渔业经济具有一定规模,弘治年间常熟一县每年征收翎毛便达10万根,折纳课钞达400锭[22] 。万历年间苏州全府岁收黄麻15626斤、白麻11559斤、鱼线胶618斤、桐油190斤、翎毛213588根,以上各项共折征银769两,有闰月年份并不加征[23] 。明代苏州府境专门从事渔业生产的渔民人口众多,如嘉靖年间吴江县有"鱼甲(俗呼鱼头目)三十三人,辖鱼、船户二千四百六十二"[24] 。一县之境,鱼户、船户即多达2500来户,以每户平均五口人计,共约有12500名渔民人口。由此可以大体推知,全苏州府地区渔民人口数量之多。吴俗向来善渔,因为这里的民人生长江湖,故十分熟悉水族之性,捕鱼之具尤为多种多样。唐代陆龟蒙、皮日休咏有渔具诗,诗中详细描述了各类渔具渔法,有网捕、钓取等各种方式。时至明代,渔具渔法更为丰富多彩。按照鱼类在水中生活所居的不同水域层面,太湖渔人在湖中打鱼有三种网。安放在最下层水域的网名为"铁脚鱼",用以捕捞活动在水体底层的鱼类;中层水域为大丝网,上层水域则为浮网。在这三种渔网的围捕下,可谓"截鱼无遗"。渔人甚至不惜采用药鱼等有害渔具渔法,方春之至,待"鱼游食则药之,令尽浮"。在溪浦、港渎、芦苇之间等不同水体中,渔具渔法各异,"其在溪浦者为箪,港渎为罾,芦苇之间者为义"。有时候,将数舟串连起来,"发其匿而得之";又有"薪而招之者为芜",即在水中积柴薪为荫以引诱鱼类集于其下;各种方法"皆穷极巧妙,以与鱼遇"。渔舟在水中行进的方式,或方行、或反行、或前后船相尾接。用以贮藏渔获物的器具也多种多样,有笱、筒、筌之类。鱼市上渔人卖鱼,必击鼓为号以招揽顾客,"其卖者旧以鱼斗数鱼,以二斤半为一斗",至明正德间"不复击鼓用斗"。[25]苏州府所产鱼类品种丰富,既有淡水鱼类,如鲈鱼、银鱼等;又有海洋鱼类,如大黄鱼。有些鱼类既有淡水品种,又有海水品种,如鲚鱼,有出太湖者,"一名刀鱼,俗呼为刀鲚,又名湖鲚,别于江产也";而"出常熟海道者尤大"。鲜鱼之外,鱼类加工产品也十分丰富。如四、五月间取海中所产鲚鱼之子晒干,名"螳螂子";小鲚鱼及银鱼"鱐之可致远",意即可以远销他郡;海上八月间又产一种石首鱼,谓之"回石首",其腹中鱼鳔可作胶,谓之"大胶",唐人张彦远云"吴中鳔胶,采章之用"[26] 。太仓州宝山地区地滨江海,鱼类较他处为饶富,品种繁多,介壳类等海产也相当丰富。但境内渔户大多十分贫苦,缺乏大型渔船及设施完备的渔具。渔民大都依恃一叶扁舟,操作生息于其中,可谓简陋之极。渔船有滚钩船、刺网船、挑船、白划船、水鸦船等,网法有囊网、插网、牵网、撒网、拖网、淌网、手操网、鱼罩、虾笼、蟹簖等多种。渔获物如不采取保鲜措施或进行加工则很容易腐败,因此要进行加工贮藏。鱼类贮藏之法通常用冰藏、盐藏、干制、罐诘四种。[27]除天然捕捞业之外,淡水养殖业也颇盛行,"鱼秧,细如针缕,蓄之池,三年可食,在乡以此贩鬻"[28] 。其地有专门贩运鱼苗的"鱼秧船",鱼苗主要出产于江西九江,称作"鱼秧"。每年春天以舟船"由苏常出长江往返,谓之鱼秧船"。由于鱼苗在运输途中易缺氧而窒息死亡,故鱼秧船行驶的速度很快,关隘都不能阻止延滞其运输时间,此事由"苏抚示饬在案",可见其时官方对淡水养殖业的重视程度。[29]三 松江府明初设有黄渡河泊所一所辖属于本府,洪武初年创建,其办公官署在苏州府嘉定县二十都,管辖嘉定、昆山、华亭、上海等县地的渔户[30] 。万历《大明会典》卷36《鱼课》载该河泊所于嘉靖初年裁革,但正德《松江府志》与《明实录》均记载为弘治三年(1450)在知府的奏请下裁革,其岁征鱼课均于秋粮项下带征,系苏州辖境者并入沙头河泊所管征[31] 。早在元代,该地区就有河泊渔课之征,但课额较少,相对于商税、酒醋等课来说微不足道。元至元年间岁办课钞共5443锭23两,其中酒醋课4357锭29两、税课1024锭48两、河泊课60锭45两[32] 。时至明代,鱼课征收额明显增加,鱼课占总课税的比重也大为上升。永乐年间松江府共征鱼课钞19053锭,占课钞总额85432锭的20%以上。其后,鱼课课额基本未变,但鱼课百分比则持续下降,这是因为松江府沿海地区商业等第三产业迅速发展,商税课额激增之故。各项课额及前后变迁详见表1。表1 明代松江府税课征收额 单位:锭商税钞及其它鱼课钞合计鱼课百分比永乐15年66379190538543222.3天顺至成化8年998521805911791115.3弘治元年至18年5708267136379510.5资料

关键词:常州地区 太湖流域 渔业生产 松江 苏州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镇江新闻
热点推荐